FANDOM


Portraitcard alchemist

目標:存活到遊戲完結

煉金術師 Alchemist 角色介紹 編輯

轉化後職業: 對轉化免疫

煉金術師 Alchemist 是一個支援型 Support 的中立角色,他的獲勝條件為存活到遊戲結束。

這個角色擅長使用藥物,既能用於治療,亦可用於殺人。

當遊戲中有煉金術師角色時,玩家必須衡量留下煉金術師所帶來的回報,是否抵得上他帶來的風險。根據統計,煉金術師對聖龍 BD 組織比對邪惡陣營更有利。實際上,在遊戲初期,由於聖龍組織人數佔優勢,煉金術師一般能得到信任,因為他們只要存活到任何一方取勝便能一同獲勝。

只有到了遊戲後期,才需要開始質疑煉金術師的立場,尤其當聖龍組織開始失勢的時候。邪惡角色在形勢佔優勢時,可以對煉金術師傳送耳語 Whisper Alchemists,嘗試爭取他的支持。

註:其他中立Neutral角色並不一定會協助你,因為每個中立角色都有各自的獲勝條件。

Support-Type

支援型 Support 技能 編輯

Icon

Ability

Type

Uses

Description

Armored
準備就緒 被動 在遊戲開始時預先服下銅皮藥水。你在第一晚將會死亡免疫Death Immune。
Stoneskin Potion
銅皮藥水 白天 4 你在接下來的一個晚上死亡免疫。
Concoct Potion
混合藥水 晚上

在多種藥水中選取一種在今晚使用。
Crimson Potion
緋紅藥水 晚上 2 治癒一名玩家。
Emerald Potion
翠綠藥水 晚上 3 攻擊一名玩家。

你不能對國王使用此技能。

Truth Potion
真言藥水 晚上 2 2 調查一名玩家所屬陣營。
Coagulate-0
柏油藥水 晚上 技能限制Occupy一名玩家。

機制 編輯

  • 你不能對自己使用緋紅藥水Crimson Potion,只能對其他玩家使用。
  • 你不能對國王King使用翠綠藥水Emerald Potion。
  • 如果你使用了銅皮藥水然後拜訪了死神Reaper死亡魔法陣的對象,你會活下來。
  • 如果你一名巫師Court Wizard強化了你,你可以治癒或攻擊一名玩家即使他們正被王子Prince監禁或被隨扈Mercenary守衛中。這是因為強化保証所有支援型職業能拜訪到他們的對象。
  • 主謀Mastermind會在頭三晚對你的真言藥水Truth Potion顯示為治安官Sheriff。

煉金術師 Alchemist 編輯

  • 煉金術師只要存活到遊戲結束便可獲勝。由於翠綠藥水 Emerald Potion 的使用次數有限,建議用於失去優勢的一方。如果聖龍組織失勢,幫助消影或邪教組織消滅剩餘的聖龍成員。如果消影或邪教快要落敗,則幫助聖龍組織清除剩餘的消影或邪教成員。
  • 清楚在什麼時候對什麼人使用緋紅藥水 Crimson Potion 是非常重要的。把它們用在強勢的一方能夠對大大影響戰局和幫助你取信於該陣營。
  • 雖然說服聖龍 BD 組織你是御醫 Physician 是個有益的戰術,但或許讓消影 Unseen 與邪教 Cult 知道你是個中立的煉金術師是個更好的選擇,他們不需要殺掉你也能獲勝。視宮廷的狀況判斷,有時直接宣佈你是煉金術師可能是最安全的選擇,自從國王的盟友技能被移除後,中立殺手型角色已經沒有理由宣稱自己是煉金術師,而在大部分情況下,玩家們都會希望把能解毒、阻止出血的角色留在場上,即使你在未來可能會與他們對立。
    • 即使你曾自報為御醫Physician,在後期還是公開自己煉金術師Alchemist的身份為妙,尤其是你已透過治療自証過身份。但要注意,邪惡陣營還是可能因為不想留醫者在場,以免你治癒任何中毒/出血玩家,因而攻擊你。
  • 銅皮藥水 Stoneskin Potion到底要早點用還是晚點用,目前沒有定論。不過,如果場上有中立殺手型角色,建議最好在遊戲初期的前幾個晚上就使用。在 16 人的遊戲中,場上一定會有一個中立殺手型角色。
  • 在遊戲初期,盡量把握機會治癒中毒的玩家,藉此證明自己的身份。這樣一來,如果你想宣稱自己是御醫 Physician ,就有足夠的證據,如果國王指控你為中立殺手型角色,你也能利用這點證明自己的清白。另外,如果你放著中毒的玩家不管,讓他中毒而死,之後要宣稱自己是御醫 Physician 就會缺乏可信度。
  • 由版本2.0.1起,煉金術師Alchemist不再對中毒和出血免疫,因此請在宣稱自己為御醫前三思,因為你亦不能治癒自己。
  • 在和國王耳語後,你可能會需要使用銅皮藥水Stoneskin Potion,因為敵人可能會因此鎖定你,或認定你在提供線索給國王。既然你的目標是存活到遊戲結束,那當然能確保遊戲越快結束越好。
  • 你的目標是存活到最後,因此,遊戲越快完結,一般而言對你越有利:
    • 你必須在治癒他人以假裝自己是御醫 Physician (或至少證明自己有治癒能力) 和盡可能讓大家快點死光以早點結束遊戲之間找到平衡。要記得,治癒他人確實能讓他們相信你與他們站在同一陣線上,但同時也會讓遊戲拖得更長,這樣銅皮藥水 Stoneskin Potion 用盡、被殺、或被處決的風險就更大。
    • 有些情況下,在後期近乎盲目地使用翠綠藥水Emerald Potion讓遊戲快速結束是有利的。畢竟,你並不在乎哪一陣營獲勝,而且你要冒的風險也比騎士Knight的冷血無情低。如果你能夠殺掉邪惡陣營的重要成員,你便能加速聖龍Blue Dragon的勝利,若是殺了其他陣營的玩家...嘛,至少遊戲還是會更早結局。具體來說,你應盤算自己剩餘多少銅皮藥水Stoneskin Potion,以及人們死掉的速度有多快,當遊戲步入終局,你可能會想連續自守和進行攻擊以令遊戲結束。然而,如果你過早攻擊某一陣營,要留意該陣營很可能會跟你反目成仇。
    • 但是,使用翠綠藥水Emerald Potion時,要小心被騎士Knight和獵人Hunter的技能反殺,亦要注意不被密探Observer或醉漢Drunk 誤認為壞人。因此,把攻擊留到大部分保衛技能和職業用盡死盡,再瞄準最沒可能被守衛的目標,一般而言是最有利的選擇。

故事: 操控生死的藥水 Potions of Life and Death 編輯

煉金術師在國王的寶庫中工作,將各種不明的金屬煉成黃金是她的職務,當中牽涉非常複雜的化學原理。

然而,她一點都不在乎提供這個機會給她的主人,只醉心於自己的研究之中。

據報,她曾從刺客和御醫手上偷竊所需的材料,可說是為了達到目的不擇手段。

有時候她似乎是個熱心助人的好人,但有時候……研究是她的唯一使命。如果在城堡中各個角落若無其事地遺下致命毒藥可以幫助她探究世界的奧秘,是不是也無傷大雅呢?

有人曾聽到她在實驗室中喃喃唸著「青春」、「不死」之類的詞語。聽起來好像沒什麼,不過一想到她的實驗室裡根本沒有白老鼠,就不禁懷疑她到底是用什麼當作實驗對象……

當然,擁有盟友絕不會是壞事。所以她有時候也會把多餘的藥品用在一些……之後也許會用得著的人身上。

為什麼要這樣做呢?有些人說她希望總有一天能煉出黃金來取悅國王,或希望用她的黑魔法來引誘他。當然她也有可能只是鍾情於煉出黃金這件事。

無論如何,宮廷朝臣最好還是跟她保持距離,因為她的行為甚至比消影組織更讓人難以捉摸。

--說書人 Magnasword2

故事: 煉金狂熱 Alchemical Apathy 編輯

「⋯⋯我有一個非常少見的嗜好。我喜愛新鮮調製的藥劑氣味,也愛觀察毒藥生效。我曾經嚮往成為一名醫師,但我從來無法專注於只調製一種藥劑。我喜歡看著他人的眼睛失明,同樣樂見動物器官衰竭時綣縮的模樣。

可是別誤會,對我而言醫治別人亦非毫無趣味,因為見證生物從死神刀下,到完全恢復健康,亦是偉大的奇蹟。人們總是說我是忍心看著別人受苦的怪物,但有時候又會頌讚我,尤如我是救贖的神。

我從來看不到兩者的差異,我所作的,從來都不過是把鍊金材料用在人體上,然後觀察結果而已。我從不假裝我是在為任何團體服務,我只是想知道簡單的材料到底能用來做什麼事,一個人又能對另一個人做什麼。可是,為什麼又要將這一切,侷限於人類呢?」

一頁被撕下來的日誌由說書人 Ashe 所發現

晚上房間: 煉金工房 編輯

Alchemist's Room
















佈於 5月,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