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Portraitcard cult cultleader

Objective: Defeat the Blue Dragon and any neutrals that seek to do you harm.

教主 Cult Leader 角色介紹 編輯

轉化後職業: 對轉化免疫

教主 Cult Leader 是固定且獨特的特殊型 Special 角色,屬於邪教 Cult 陣營,以消滅聖龍 Blue Dragon 和意圖對邪教不利的中立角色為目標。

作為彌薩拉 Mithras 邪教的首領,只要有邪教出場的遊戲教主就會出場 (註:遊戲至少要有十一名玩家邪教才會出場)。

邪教在遊戲開始時會有一位忠誠的信徒 (先知 Seeker、祭司 Ritualist 或喚靈師 Invoker ) 與教主一起出場。教主 Cult Leader 可以每隔一晚轉化一名玩家成為邪教的新成員。如果教主嘗試轉化一名對轉化免疫的角色,他可以馬上在隔天晚上再次轉化其他目標,不需等候技能冷卻時間。如果教主被殺,另一名邪教成員會成為新的教主。

註:現在第四天起教主Cult Leader可以自殺,這只應在必要時使用,沒有合理理由下自殺會受到懲罰。

Special-Type

特殊型 Special 技編輯

圖示
技能
類型
使用次數
描述
Blood of Mithras
彌薩拉之血
白天
在夜晚結束時向彌薩拉獻上一名邪教成員的生命,換取兩次消滅異己的使用機會。註:直到遊戲開始後第三天才能使用。
Cult Leader - Rupture
破裂
白天
3
讓一名玩家出血,除非該玩家被治癒,否則他會在兩晚後死亡。
Rebound-0
自殺 白天 1 在今晚完結時自殺,只應在必要時使用,否則會受到懲罰。

這只能在第四天起使用。

Brainwash
洗腦
晚上
特殊
嘗試轉化一名玩家至邪教陣營。遊戲中最多只能有四名邪教成員同時存在。

*無限次使用,但是每次使用後會有一天的冷卻時間。

*在連續兩次轉化失敗後,如果下一次轉化仍然沒有成功,此技能會隨機轉化一名可被轉化的玩家。

Eradicate
肅清
晚上
3
殺死兩名指定玩家。

機制 編輯

  • 如果你向彌薩拉獻上的是祭司Ritualist的性命,你會再額外獲得一次肅清的使用次數。
  • 自殺技能只能在第四天起使用。這會在晚上完結時生效,即使教主Cult Leader被監禁亦無法阻止,亦會忽略任何治癒或限制Occupy技能。
  • 你不能獻上一名被監禁成員的生命。
  • 如果你被聖騎士Paladin重擊到,你將無法被治癒。
  • 破裂不可以在有玩家受審期間使用。

教主 Cult Leader 編輯

  • 邪教Cult:
    • 在邪教裡只有教主 Cult Leader 可以殺害其他玩家。教主應慎用肅清 Eradicate 技能,因為此技能只有三次使用機會。你也可以在白天造成其他玩家出血 (類似消影的下毒技能),便於快速削減宮廷的人數。
    • 你最多可以擁有四名邪教成員,而消影只能有三名成員。
    • 有別於消影的主謀 Mastermind,教主沒有夜間限制免疫。
  • 自殺應用於你被連續技能限制Occupy、監禁或即將被處決時。這允許邪教的另一名成員接任教主Cult Leader,繼續轉化和殺害聖龍Blue Dragon成員。
  • 技能:
    • 你最好保留你的彌薩拉之血 Blood of Mithras 技能直到邪教成員已經用盡他們所有的技能或當他們很有可能在隔天被處決。
    • 你應優先挑選王子 Prince 或聖騎士 Paladin 作為你使用肅清的目標,因為他們是對邪教最具威脅的角色。
    • 在某些晚上你要小心衡量什麼行動最為有利,到底應該增加一名新成員,還是消滅敵對玩家,很多時候你的決定取決於當時的形勢。
    • 務必按照遊戲情況選擇轉化 Convert 對象。舉例來說,當你需要加速殺人時你應該傾向轉化支援型的角色;當你想知道其他玩家的角色時,你便必須轉化調查型的角色;當你要製造混亂掩飾自己身份的時候就轉化攻擊型或殺手型的角色;而轉化社交型角色則能讓你更容易傳遞和操縱資訊。

故事: 天啟 Whispers of the Gods 編輯

在旦沃城腥紅色的長廊中一名負傷的男人緩慢地跨過了一具又一具的屍體走到長廊盡頭。一走出旦沃城,一道道的聲音在他腦中不斷迴響⋯⋯「庫拉斯到底是誰…是什麼東西?

但願不要又是那些聲音⋯⋯」「⋯⋯誰又是彌薩拉?我是如何得知你的名字?」

一抹抹的緋紅隨著他踏出的每一步灑落。

「我不能再浪費時間了,我有重要的任務在身。」

「不!你瘋了!快點離開這裡不要猶豫!」男人一邊尖叫,一邊抱著自己頭,他的軀體因為內心交戰而變得歪扭,並痛苦地用力磨牙。

思緒平靜後,他朝著凜冽的寒冬夜色邁出腳步,呼應著他的,只有冷風如針刺般不斷抓扒著他的頭。

他下定了決心,又或者⋯⋯一切早已注定?他要離開這個地方去尋找證據,

證明這些夜裡出現於他腦海內的人聲⋯⋯不,神的聲音,真的存在。他深知道這些聲音真實存在,但唯獨濺灑鮮血才能說服其他人,可是,旦沃城堡內已沒有人可以被說服了。他走了一整晚,凝望著黑暗深處。

「我的主人!」他向著幽黑如墨的夜晚狂吼:「向我證明祢真實存在,證明我對你的信心並不愚蠢。」

回應他的,卻只有可怕的寂靜。「原來如此!我明白了。」

那男人繼續對著黑夜咆嘯:「我要先向祢證明我的價值,例如一支軍隊或是獻祭⋯⋯」

他回過頭來,除了一片夜幕,就只有來自山谷邊緣某種東西的凝視。

他知道他已無退路。旦沃城堡內已經什麼都沒有了。他只能繼續向前邁進。散開的迷霧後,一座宏偉的建築隱約可見⋯⋯

艾狄亞特城堡。

他朝著巨大的石堡疾走,但很快就因為多天沒有進食體力不支而倒地。他在城門旁倒下時,艾狄亞特城的管家見狀馬上將他送進城內。從這名旅人的長袍,管家認為他具有貴族的身份。在這樣的寒冬中要從堅實的冰上獲得些微的水滴都是不可能的事情,「這個人到底是怎樣活下來的?」管家不禁自問。

由於時間已晚,管家只好自己把酒和餐點帶來給逐漸甦醒的男人。管家坐在男人旁邊,聆聽著他漫長而紊亂的故事,和那些從未聽聞的名字:彌薩拉和庫拉斯,以及他如何獨自由旦沃城跋涉至此。

管家微笑著把酒喝掉,然後看著那支拿在手上卻又毫無印象的酒杯。在昏暗的酒館裏,他的白酒看起來一片血紅,也許是壁爐中舞動的火焰所產生的幻覺。

那男人慢慢挨向管家,一臉凝笑,以怪異的語調耳語道:「你⋯⋯我的人肉傀儡⋯⋯你知道什麼是該做的事吧。」

兩人一起往後靠,一言不發,愉悅地淺嚐美酒,他們緋紅的眼睛映照著壁爐裡炙熱的赤焰。

-- 說書人 JammySplodge, 由 Xblade 協助

 晚上房間: 邪教密室 (與其他邪教徒共同使用) 編輯

Cult Room











佈於 編輯

5月,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