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Portraitcard neutral scorned

Objective: Live long enough to see one of your targets be formally executed.

失魂人 Scorned 角色介紹 編輯

轉化後職業: 對轉化免疫

失魂人Scorned 是獨特的中立社交型 Social 角色,她的獲勝條件是活著見證三名聖龍Blue Dragon玩家被處決。

其他中立角色並不一定會協助你,因為每個中立角色都有各自的獲勝條件。

Social-Type

社交型 Social 編輯

圖示

技能

類型

使用次數

描述

Resolve
決心 被動 對夜間死亡、限制和目標轉移技能免疫。
Distract-0
分心
白天
2 使一個玩家失聲讓他們無法使用技能(20秒)。
Troll Box
搗蛋盒子
白天
選擇一名目標玩家,然後把一句話放進搗蛋盒子裡,

其他玩家會看見該玩家說出你放到搗蛋盒子裡的話。

註:目標玩家不會看見透過搗蛋盒子所說的話。

Scorned - Frame
陷害 晚上 讓一名目標玩家被調查後的結果會顯示為可疑。
Poor Fellow-0
偽裝 晚上 2 如果目標玩家在明天被處決,他會顯示為你指定的職業。

機制 編輯

  • 如果你已完成你的目標,你的技能將會被無效化,你亦會喪失你的死亡免疫Death Immunity。

失魂人 Scorned 編輯

  • 你可以把搗蛋盒子 Troll Box 技能用在第一任國王上,讓他說出「(一名聖龍玩家)不是我們的同伴,處決他。」或者類似的話,來輕易地讓目標玩家被處決。
  • 如果你試著假扮成聖龍 BD 組織成員,想要陷害你的目標玩家被處決,注意國王 King 可能會先調查你才同意你的指控。你的目標也有可能證明自己的清白,然後在他獲得赦免後反過來指控你,讓你接受審判。
  • 如果首任國王死去,你可以積極用耳語跟第二任國王說話,說服他你是一名調查型角色。你可以定期向他回報自己在調查過程中發現哪些人是清白的,然後抓準時機,告訴他你的目標玩家之一是邪惡勢力的一員。若其他調查型角色都死了,或是最近都沒有發言,你便能夠試著說服國王你是場上唯一還活著的調查型角色,而這個戰術的成功機率也會增加。
  • 如果你覺得任務已沒有機會達成,在國王King死去時想辦法說服其他玩家把票投給你,讓你成為中立國王Neutral King並存活到最後而獲勝,可能會是你的最後機會。

故事: 永恆的折磨 The Immortal Torment 編輯

過去,艾狄亞特城宮廷中的皇親貴族人數遠比現在還要更多。故事就發生在當時生下城堡有史以來第一對雙胞胎的夫婦上。死亡,看似最不可能發生在他們身上的事,但厄運卻降臨了。一名消影刺客在暗殺王族不成後倉皇逃離現場,僅在王族身上輕輕地劃了一刀。然而,王族傷口流出來的血卻非鮮紅反而暗沉如夜。王族身受重毒。

王族夫婦並不擔心,因為傳聞當地有一名御醫能解百毒。王族夫人在御醫的住處找到他,但是御醫卻對王族夫人開出了治癒王族的交換條件。受到流言攻擊的御醫要求王族夫人向國王送上一張紙條,證明他的清白。作為報答,她的丈夫將會得到治療。

由於所剩時間不多,御醫答應在收集藥材後於當天晚上探訪他們。

當晚王族夫人在房間內來回踱步,看著丈夫痛楚加劇,一邊懷疑御醫會不會遵守約定。這時御醫卻躺臥在玻璃碎片中,地上流淌著的不是血液,而是紅酒。皇室管家限制了御醫的行動。他的肩上搭著一隻蒼白的手,這位管家已不再侍奉國王。

丈夫在半夢半醒間低語道:「去找煉金術師」。倉皇之下,王族夫人立刻動身。煉金術師曾答應過要回報他們。然而煉金術師卻不見蹤影,家中只剩一瓶瓶沒有標籤的藥水。

當妻子回到中毒的丈夫身邊時,御醫仍未現身。而她也……不再需要解藥了。王族夫人徹底崩潰,她現在只想報復那些背叛誓言的人…或是一死了之。她聽說過煉金術師的研究,她知道那些藥水喝了要嘛讓人充滿活力不然就是致命劇毒。

死亡可以終結她的悲痛,而新的力量能讓她復仇,於是她喝下了一瓶沒有標示的藥水。那藥水有著非比尋常的顏色,是一瓶還在實驗中的不死藥水。或許她真的已得不死之身……或者她只是用壽命換取力量。

不過沒有人知道,作為不死的代價,她也已經失去了靈魂。失去的不單是她的靈魂,也包括所有關於雙胞胎兒女的記憶。

沒有人知道那對雙胞胎的母親最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只知道她後來在宮廷中被稱為「失魂人」。事實上,根本沒有人能想像喝下煉金術師調製的東西對身體會產生什麼影響,而她所遭受的背叛、早逝的丈夫,這樣的痛苦更是眾人無法體會的。

聽說,失魂人可以感受到其他人心中的愧疚感,並認為所有人都是因為害死她的丈夫而感到愧疚。失魂人會用各種手段對付受害者,只求達到目的。更有一些報告聲稱聽到清晰的低語在城堡中迴響。所有的報告都如此紀載城堡中的低語:

「讓我痛苦不堪的人啊,你的名字已烙印在我腦海中。一個也不會忘記。我要在宮中見證他們滅亡,讓他們生不如死,即使用盡我的最後一口氣也在所不惜。聖龍再也不是我的同伴,我不需要任何同伴。沒有人明白我的感受。我要看見所有背叛我的人死在我的腳前,跟他們同歸於盡也在所不惜。」

-- 由說書人 RopeStringFace 與 Ashe 紀載

 晚上房間: 紀念墓碑 編輯

Scorned's Room

















佈於 編輯

6月, 2017